钱人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钱人阁 > 阿兹特克的永生者 > 三百五十七章 公元1485年的尾声,新的变化

三百五十七章 公元1485年的尾声,新的变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清晨的刚果河从沉睡中苏醒,浩荡的长河上一片生机。巨狗脂鲤晃动着银色的鱼鳞,追逐着造型奇特的象鼻鱼。刚果太阳鸟伸展着五彩的羽毛,捕捉着河边水树间的透明蛙。
  
  大型的哺乳类野兽惬意的在雨林中栖息,享受着初生的阳光。水中有起伏的大群河马,岸边则有小群的非洲森林象。刚果河,是真正的生命之河。数以万计的奇特种群,就在热带富饶的土地上繁衍生息。
  
  河岸边,三艘卡拉维尔帆船上一片忙碌。船员们收起船锚,升起风帆,再次向西方启航。所有人是如此迫不及待,桅杆上的水手不停的调整着三角帆的角度,只为了更快一点离开这片魔鬼的土地。
  
  领头的旗舰上,水手长迭戈神情得意。他敞开腿坐在船头,一边吃着船长等级的丰盛食物,一边指挥着水手们忙碌。在迭戈身旁,则是几名围拢的亲信水手,一起吃喝笑闹。
  
  几人说笑了一会,一名水手凑趣的举起右手,学着贵族们的派头,行了个不伦不类的船长礼节。
  
  “尊敬的船长迭戈,伙计们向您致意!马上就要经过黑土著的村庄了。您什么时候带伙计们上岸去,再干上一回?foda-se!我们之前在这个村庄补给过,那几个头人身上可是有值钱的红宝石!”
  
  “哈哈!”
  
  听到船长的称呼,迭戈满意的哈哈大笑。他伸手重重拍了下这名水手的头,笑骂道。
  
  “foda-se!你个蠢货!这个村庄里不仅有红宝石,还有几十个头戴鸡毛的武士!眼下就我们这几个人,上岸能抢到什么?”
  
  “头儿,我们可以拉上其他两条船的水手,一起干上一回!反正是返程的路上,干完我们就走,土著们可追不上!”
  
  “其他两条船...”
  
  闻言,迭戈眼神闪动。要是能拉拢到其他两条船的水手,就不一定要返回里斯本。直接把迪奥戈那条老狗和布鲁诺那头蠢牛宰了,再把其他船上的贵族也全都杀了。到时候,带着船长的绝密海图,不管是去投奔海对面的摩尔人,还是去找东边的西班牙人,甚至是加入北非的海盗,都要比返回葡萄牙强。说不定,自己也能混一个贵族当当。
  
  思量片刻,迭戈咧嘴一笑,露出锋利的黄牙。
  
  “好!不过这一片的土著部落太过强大,弟兄们先忍一忍。等到了出海口那里,我们再找两个弱小的土著村庄,好好干上一场!杀光村里的男人老幼,搜干净金银宝石和粮食,再弄几个年轻的女人上船,兄弟们就可以天天乐呵!反正现在船上,是我们说了算!”
  
  “foda-se!干了!”
  
  “船长说的对!”
  
  “我都等不及了!”
  
  听到弄女人上船,亲信水手们都两眼放光,一起鬼哭狼嚎。迭戈满意大笑,只要拉拢了水手,到时候...哈哈!
  
  想了好一会,迭戈才按捺住心中的兴奋,对身旁的亲信大吼道。
  
  “去,让厨师长送点酒来,让兄弟们继续吃喝!”
  
  一名水手立刻起身,向甲板口走去。甲板口离船尾的船长室并不远,被囚禁的船长就呆在里面。水手向船长室的方向看了一眼,习惯的敬畏涌上心头。他忍不住低头行礼,匆匆往甲板下去了。
  
  船长室中一片安静。甲板和被毯都被清洗干净,还点了一截从刚果王国中新得的豆蔻。淡淡的香气飘散开来,遮掩着发霉般的血腥味。
  
  船长迪奥戈挺直脊梁,穿着一套刚洗过的船长服,坐在木板床上。他的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脸上沉静的如同雕塑。此刻,他正看着亲手绘制的海图,盯着着探索终止的河流,不发一声。
  
  贵族骑士布鲁诺单膝跪在船长室的甲板上,同样一声不吭。他的神情中满是愧疚,似乎已经跪了很久。
  
  船舱中就这样沉默着。直到水手长迭戈的狂笑声远远传来,迪奥戈才放下手中的海图,轻轻叹了口气。
  
  “布鲁诺,你来做什么?”
  
  “尊敬的船长。”
  
  布鲁诺举起右手,行了个对船长的礼节。
  
  “再有四五天,船队就要到刚果河的出海口了。”
  
  “哦?”
  
  闻言,迪奥戈眉头轻轻一扬,低声重复道。
  
  “要到出海口了。”
  
  “是的,船长。”
  
  “出海后,你们准备回埃尔米纳堡?”
  
  “军需官马蒂姆想要回埃尔米纳堡补给,但水手长迭戈想要劫掠沿途村庄,然后直接返回王国。”
  
  布鲁诺点点头,欲言又止。
  
  “哦,明白了。”
  
  迪奥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所以,你今天来是要送我一程,回归上主的怀抱?”
  
  “啊这,船长...”
  
  布鲁诺神情一怔,额头上立刻就有汗水渗出。
  
  “那就动手吧。”
  
  迪奥戈平静的从怀里取出一把匕首,然后“咚”的一声,抛到布鲁诺脚下。
  
  “神圣的教义不允许我自杀,不然我早就了结了。死在你手里,总比死在其他人手里强。”
  
  “船长,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布鲁诺跪在地上,看着坦然赴死的船长,似乎又一次感受到了圣母的光辉。
  
  “来吧,孩子!不要有什么负担,你是在帮助我解脱。我已经身患魔鬼的诅咒,坚持不了太久了。”
  
  迪奥戈笑了笑。他伸出手,从脖颈上解下迪亚士送他的银十字,然后戴在布鲁诺的脖颈上。
  
  “主借着救赎,在世代与永恒间,显明祂的恩典...布鲁诺,你的心中尚且有着救赎的光芒!紧握你脖颈间的十字,不要让它在魔鬼的黑暗中熄灭。”
  
  说完,迪奥戈取出一瓶橄榄油,在自己的额头上画了一个十字,祈祷道。
  
  “peristamsanctamunctionem,indulgeattibidominusquidquiddeliquisti,amen.”
  
  这是以油涂抹的临终祈祷。船上没有牧师,迪奥戈便自己做了。随后,他静静的闭上了眼眸。
  
  “船长!”
  
  布鲁诺的眼中再次溢满了泪水。两次航行,数年时间,船长的教导与提拔在他的脑海中闪现,让他终于下定了决心。他跪着向前一步,一把握住迪奥戈的手。
  
  “船长,请暂时放下您赴死的勇气。王国与教会的责任,不允许您在这里停下!去往约翰长老国的航路,并不止一条!到了出海口后,就离开了魔鬼的土地,船员们不用再畏惧诅咒的力量。我们就可以继续往南,绕过非洲大陆的边界,然后去往东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