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钱人阁 > 盗墓笔记 > 秦岭神树篇 第一章 老痒出狱

秦岭神树篇 第一章 老痒出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句话才短短的几个字,却把我的思绪全部都吸引了过去。

    “鱼在我这里”

    什么鱼?我脑子里激灵了一下,难道是蛇眉铜鱼?

    从古墓石刻上图案来看,这种奇怪的装饰鱼应该是三条尾衔接在一起。现在我手里有两条,确实应该还有一条和这些配成一套。这个人到底是谁呢?他既然有这张照片,又知道鱼的事情,难道和这件事情有关?

    会不会是那失踪的人里的一个人?

    我仔细翻了一遍这张网页,没有任何署名和联系方式,但是看时间,信息在上面已经非常久了。这又有点离奇,既然是寻人,又不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这不白搭吗?

    我变着花样在里面搜索,希望能找到更多的信息,但是搜来搜去,就这么一条是和这个有关系的。

    我不由沮丧,不过这已经是很大的现了。我心里盘算着,回去以后找几个电脑高手帮我来分析下,说不定还能现点线索。

    就这样一来二去的,这该死的风暴终于过去了。风暴过去后第二天,就有琼沙轮从文昌的清澜港过来。我们见这里待无可待,就收拾行李准备回去。临走的时候我们去军医卫生所找阿宁,她却已经不见了,问那医生,他也不知道阿宁什么时候走的。我不由的松了口气,本来我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置

    她,她不告而别正中我的下怀。

    只是她背后所隐藏的秘密我可能再也无法知道了。不过现在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谜团。我心里估计可能以后再也不会见到她,好心里的事情我也没有兴趣知道。

    两天之后,在海口机场,我和闷油瓶以及胖子告别,上了飞往杭州的飞机。四个小时之后,我就回到了杭州的家中。先给王盟打了电话,问了问铺子里的情况。除了没什么生意之外,一切正常。其实没生意也是正常的一部分,要是有生意就怪了。然后又打电话给三姑六婆、七姨丈,凡是和三叔有来往的亲戚,我全部问了一遍,但是都没有什么结果。我最后打到三叔家里,他一个伙计接了电话,我问他:“吴三爷回来过吗?”

    这个伙计迟疑了一下,说:“三爷是没回来过,不过有一个怪人说是你的兄弟,非要我们告诉他你在什么地方。我不知道他什么来路,不过看他滑头滑脑的,不像是个好东西,就给你打了。他临走的时候留了个电话号码,你要不过来看看?”

    我想了一下,问他:“那人多大年纪?”

    “这我可看不出来,大概和你差不多年纪。比你老成点,板寸头,三角眼,鼻梁挺高的,架着副眼镜,戴着个耳环,

    看上去不伦不类的。”

    “不伦不类?”我重复着这几句话,突然间灵光一闪,问那伙计道:“那人说话是不是不大利索?”

    “对,对,对……,他娘的,那家伙一句话要结巴个十几次才讲完,差点没把我憋死。”

    我一听就知道是谁了,心中大喜,忙把电话号码要了过来,打了过去。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谁……谁……谁啊?(结巴)”

    我呵呵一笑,大叫:“**你***蛋,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啦?”

    他愣了一下,出几声兴奋的声音,也大叫:“你……你***蛋,三……三……三年没听你说话了,当然听……听不出来了。你看你那嗓子,还真育了。”

    我不由收里酸,电话对面那人就是老痒,他真名叫什么我已经忘记了。我和他从小穿同一条裤子长大,什么事情都一起干,有段时间好的几乎像一个人。他家里比较穷,中专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就到我铺子里来打工,结果两人臭味相投,胡乱经营。别看他这人嘴巴不利索,特别会呼悠人。他在的时候我那铺子生意还算不错,不料三年前,这小子不学好,跟着一江西老表去秦岭那边倒斗玩儿,结果被逮住了,那老表就被直接判无期。他靠一张嘴呼悠来呼悠去,把自己呼悠成一个受到社会不良势力蒙骗的大好青年,结果就捞了三年有期徒刑。刚开始一段时间,我还想去见他,没想到这小子死要面子,就是不肯见我。后来我也懒得理他,就这么断了联系。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出狱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