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钱人阁 > 修仙界团宠 > 第一百零七章 欧气满满

第一百零七章 欧气满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停顿了一会又接着说:“更何况,我们做了一些安排。你也看到了,再一开始的时候,天谕、思颖和你的学生碰到的都是一只沼泽蜥蜴。后来碰到十只沼泽蜥蜴也是因为你的学生招的那只大鳄鱼太招人恨了,才把迷雾沼泽里所有的蜥蜴给吸引过去。”
  言下之意就是你自己做的你活该,我们的伍明白伍老师就是这么直接,就是这么刚,有话说话,不跟你来那些虚的。
  孙景胜脸一会红一会紫,哆嗦了下嘴唇还是坚持道:“我不满意这个结果。”
  伍明白朝着孙景胜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对这个冥顽不灵的老师已经无奈了。忍不住就想要开口怼人,但是又懒得多费口舌,便说:“既然这样,那就请人来评判评判吧。”
  接着朝着观众台上一拱手说:“白长老、秦王、吴王和楚王刚刚的情况你们也听到了,相信也很了解,所以我想请你们评一评,灵域的比赛公平还是不公平。”
  这问题就有些刁钻了,没有问这场比赛反而问灵域的比赛公平还是不公平。从一小局比赛扯到整个灵域上,你说公平就是说这局比赛祝天谕和孙思颖胜了,如果说不公平,那就是说灵域所举办的比赛有不公平不公正的意思,这就是在质疑整个灵域。
  答案是什么,显而易见,不管那些王多看不起灵域或者多想把灵域给解决掉,但是现在的灵域就是一个庞然大物,你必须做足表面功夫,并给他面子。
  孙景胜第一时间发现了伍明白语言上的漏洞,刚想要反驳就听到伍明白无辜地看着他说:“怎么了,孙老师,你不是说比赛不公平吗。那我就请秦王他们评一评啊,相信以他们的身份绝对会公平公正公开的。”见孙景胜不死心地还想要说,便慢悠悠地丢下一句:“孙老师难道不相信秦王他们?嗯?”
  孙景胜被伍明白这一通说下来,嘴里的话硬生生地给憋了回去,憋的心口疼,但是偏偏还不能说什么。听听,人家口才了得,黑的都能说成白的,孙景胜冷哼一声,说:“我怎么可能不相信呢。”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听了伍明白的话后,瞬间倒戈。刚刚明明还觉得风瀚倒霉,现在经过这几句对话,也觉得很正常。试想,你的家被人家拆了,你难道还要笑嘻嘻地送人家走吗?不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已经算好的了。
  上面的四个人讨论了一下,便由白婉兮开口道:“经过我们四人的一置讨论,这场比赛由灵域获胜。”
  果然!伍明白对这个结果毫不意外,洋洋得意地看着孙景胜,头抬的老高。
  孙景胜看着伍明白,冷哼一声。但是对于这个结果也不敢提出什么意义,只能捏着鼻子把这个自认为的暗亏给咽下了。
  祝天谕和孙思颖听到结果后才走下擂台,但是让两人惊讶地是,迎接他们的不是热烈欢迎的祝贺的目光。贺青临他们还能理解,毕竟他总是那幅模样,但是苏桃和钱程程怎么用一种他们看不明白的目光看着他们呢。
  苏桃和钱程程抱着手,上下打量他们,围着他们转了一个圈圈,眼神热烈地像是要在他们身上戳出一个洞。
  孙思颖和祝天谕被盯得浑身不自在,见他俩还是一直看着自己,嘴里发出啧啧声,便忍不住说:“你俩这是干什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俩。”
  这目光让他们差点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呢,检查了下,确实没有啊。那这两人恶魔目光作何解释啊。
  两人还是以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孙思颖和祝天谕,嘴里连续不断地发出啧啧声。
  这下,连祝天谕都受不了了,连忙说:“你俩出什么毛病了,要不要去丹院看看。”
  苏桃和钱程程停下来,眼神幽幽地看着孙思颖和祝天谕。
  “你俩这运气,开挂了吧。”苏桃语气里满含嫉妒。
  这走着走着就赢了,多么好的运气啊,真是让她羡慕嫉妒啊。
  ??开挂是什么意思?孙思颖和祝天谕想不明白。
  这时,钱程程开口了:“我能摸一摸你俩吗?”
  ??更疑惑了。
  “我想蹭蹭蹭好运气,毕竟这运气错过了可就没有了,以后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了。”钱程程补充。
  孙思颖和祝天谕满头黑线。
  苏桃接着抱着孙思颖又摸又蹭,一脸幸福,仿佛她已经偷渡成功了,“你俩绝对是欧洲人,不是我这种非洲……哎呀,你干嘛呀!”
  话还没说完,苏桃就感觉到后颈衣服传来一股拉扯力,接着整个人就失重被人给拎了起来。
  奇耻大辱!苏桃一张粉嫩的脸涨得通红,大喊:“贺师兄,你干嘛呀?快把我放下来!”
  贺青临向下瞥了她一眼,见她气鼓鼓的就跟气豚一样,微不可见的笑了笑。接着手上抓着衣服的那只手更加用力,却很小心地没有扯到苏桃的脖子。“小不点,你没听到,裁判叫我们上场了啊。”
  她还真没听到,刚刚一心想要蹭欧气,压根就没听到说了什么。想着,苏桃有些心虚地左看右看,嘴里的那口怒气也就自然而然地泄了出去。
  贺青临看到那泄了气的脸颊,另一只刚抬起来的手又自然地垂了下去。可惜了,没有戳到,手感肯定特别好。
  苏桃可是不知道贺青临在想什么,被他拎到擂台上就挣扎着想要下来。
  刚刚苏桃被暂时糊弄过去,去听如果再不顺着的话,等会怕又是要炸毛,贺青临便让苏桃如愿以偿地踩到了地上。
  苏桃现在还处于心虚之中,没有理贺青临,自顾自地把衣服整理好。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狐疑地看着贺青临问:“你给我的感觉真的很熟,以前我是不是见过你。”
  贺青临脸不红心不跳,坦然自若地说:“对啊,见过,就趣味赛那天见过。”
  “不不不。”苏桃摇摇头,怀疑地看着贺青临:“还要在久以前,是谁呢?”
  苏桃苦苦思索着。
  可是这时裁判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索,比赛地点是埋骨之地,一听就跟凶恶的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