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钱人阁 > 神笔画诸天 > 第二章 心猿

第二章 心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放只是简单答了一句,就在画纸上绘出一座山,山上有小路蜿蜒,一个樵夫正担着柴向山下走。山脚下就是闻名而来的石猴,它望着这座处处透出灵气的仙山,一副期盼的神情。
  画后面的字更小了。
  “不远不远。此山叫做灵台方寸山,山中有座斜月三星洞,那洞中有一个神仙,称名须菩提祖师。那祖师出去的徒弟,也不计其数,见今还有三四十人从他修行。你顺那条小路儿,向南行七八里远近,即是他家了。”
  经过樵夫的指引,石猴拜入方寸山,斜月三星洞,须菩提祖师门下,得赐名孙悟空。
  悟空在三星洞挑水担柴七年,得祖师三更传大道,又学会“七十二变话”和“筋斗云”。
  后因为悟空顽皮,向师兄弟卖弄技艺而被师父逐出山门。
  美猴王重回花果山。
  一张画纸又用尽,姜小芝再为王放铺上一张,说道:“哥哥,这是最后一张画纸了。”
  “知道了,笔。”
  悟空回到花果山,得知家里猴子猴孙被混世魔王欺负,怒发冲冠打上门去。三两下打死混世魔王,夺得一口宝刀。
  然而悟空觉得宝刀耍的不顺手,又从人类国度偷来一批兵器,谁知不论刀枪剑戟,斧钺毛镰,鞭钯挝简,弓弩叉矛,通通都不和心意。
  这时通背猿猴又说东海龙宫的宝贝多,于是悟空就去龙宫找东海龙王讨趁手的兵器……
  “笔!”
  写到此处王放把墨淡的毛笔放下,摊手问姜小芝要笔。而此时的姜小芝已经着急的快要哭了,因为墨已经用尽。
  砚台里面已空,竹笈内也找不一块墨锭。
  没有墨……哥哥如何写、如何画。若那绘卷乾坤崩塌,妖怪就会出来……我死就死了,哥哥不能死。他那么聪明,那么有才华,他以后一定能成最厉害的画师。
  他一定要活下去。
  “快一点!笔!”笔迟迟没有送到手里,绘卷乾坤难以继续,山魈似乎有些不稳,让王放不禁加重语气催促。
  姜小芝用不舍的眼神看了一眼心神都在绘卷乾坤里的王放,毅然拿起削墨锭的小刀对着自己的手心狠狠的划了下去。红色的血流出淌入砚台内,放置在砚台内的笔都被浸成了红色。
  姜小芝取出一支浸满血的笔,在砚台边刮去多余的血,再放入王放的手中,说道:“哥哥,笔。”
  王放持笔落下……字为红色。
  而在王放的眼中,只有绘卷和绘卷乾坤内的悟空和山魈,哪里还有黑色和红色。
  笔锋刀头燕尾。
  纸卷中,在东海之底立有一根天河定底神珍铁,霞光艳艳,瑞气腾腾,上下散发金光万道。一猴在神铁下,兴奋的挝耳挠腮,龙王则在一旁哈哈大笑。
  悟空得如意金箍棒,重一万三千五百斤。又向龙王索要披挂,得双藕丝步云靴、锁子黄金甲、凤翅紫金冠。
  穿金甲、戴金冠,手舞金箍棒,悟空一路耍,不知惊了多少虾兵蟹将、龟鳖鼋鼍。
  得宝而回的悟空腾云驾雾,遨游四海,行乐千山。施武艺,遍访英豪;弄神通,广交贤友。
  而在王放的笔下却是字字血书。
  “笔!”
  一笔放下,一笔复来。砚台内血用尽后,姜小芝又将凝血的伤口割开,再次将砚台滴满。决定滴血为墨,姜小芝就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她只希望自己能坚持到哥哥收了那妖怪,能看着他安安稳稳的离开。
  一砚一砚,血墨变成画,变成字,变成困住山魈的绘卷乾坤。然而墨可以用血替代,但王放笔下的画纸已经用到了尽头。
  绘卷乾坤内,悟空已经大闹地府篡改生死簿。龙王与阎王告上天庭,要将悟空缉拿问罪,而太白金星却提议诏安悟空,封他一个在天庭的闲职。
  玉帝准许诏安悟空,太白金星正前往花果山……画纸却在这里用尽。
  山魈还存有自我,绘卷乾坤就不能停。王放站起身来,寻了一块墙皮完整并还算干净的墙壁走了过去,继续在上面书写绘画。
  姜小芝端起砚台拿着毛笔踉跄的跟上,饥饿和失血让她的身子非常虚弱,她嘴唇几乎看不到血色。但她不敢歪倒,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生怕哥哥要笔的时候,笔不能及时送到他的手中。
  绘卷乾坤中。悟空跟随太白金星去天庭见了玉帝,官封弼马温,掌管御马监。辛苦养马半月,才知道这是一个未入流的官职。
  悟空大怒挥起金箍棒一路打出南天门,重回花果山。
  重回水帘洞的悟空,学天庭玉帝将赭黄袍穿起,聚众妖大肆册封将军、元帅,欣然排班朝拜。并在花果山之巅树一大旗,上书“齐天大圣”。
  西游记在此达到一个高潮,绘卷乾坤内的山魈站在这展大旗之下,已然忘记了自己是谁。
  齐天旗下,花果山中数万妖族叩拜呼“大圣”!山魈也在此刻放弃了最后的“我”,选择真正成为这个绘卷乾坤里的主角,享受这属于自己的传说。它站在初生顽石曾经耸立不知多少万年的山崖上,手持金箍棒遥望东海之滨,天上阳光照在金甲之上映出一片金光。
  我……是孙悟空,我是齐天大圣。
  至此,世间再无山魈先锋,只有画灵悟空。
  在山魈的自我消失同时,庙堂内的异象再生。一张几十米的画卷从绘卷乾坤里冲出,如游龙盘旋飞舞,将绘卷乾坤所形成的幻象吸入进去。
  地上的画纸飞起,墙壁上的字画也剥离出来,纷纷化作一道道炫光,如倒流之水卷入那长长的画卷之内。
  在画旋之中,光影乍现乍末,绘卷乾坤内的悟空就出现在画圈之中。
  身穿锁子黄金甲、脚踩双藕丝步云靴、头戴凤翅紫金冠,威风凛凛,见到面前呆立的王放,悟空作揖拜道:“孙悟空拜见王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