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钱人阁 > 榆州三十日 > 第一章 轿子

第一章 轿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四川羌族地区,叠溪长官司。
  远处的山峦还有不少积雪,就像是山皮上贴着一块块盐巴,又干又冷的天气能把人的皮肤都皴出一道道口子。这里的春天来得晚,但是勤劳的农民们已经着急农事了,他们下地翻土,把牲畜带到河边沐浴,这是新一年开始必备的仪式,年年如此。
  叠溪长官司是叠溪守御千户所下属,这里的头领姓郁。郁氏自从洪武十五年归附大明以来,凭印世袭,三年贡马四匹即可。
  郁氏是这里真正的皇帝。
  京城的红门拦马墙酥雨浸润,这里的长官司自然没有北京城那种底蕴和韵味。更何况京城有雨,这里无雨。
  羌人的建筑一般都是就近取材,利用附近山上的土石资源,在选好的地址挖一个深两米左右的沟,在沟内选用大块的石片砌成地基,再用调好的黄泥作浆,石墙自下而上,越来越薄,逐层缩小,石墙的重心稍微偏向室内,形成向心力,相互挤压。这样制作成的房子牢固耐用,即可遮风挡雨,也可防贼。
  叠溪长官司就是这样数十座石屋聚合之地,外面由厚厚的一层石墙围就,只有位于南侧的大门可以出入。
  这样的长官司虽然远远不如紫禁城恢弘大气,但自有一番特色。
  郁慕明是个很知足的人,他贵为当地的土皇帝,只是名义上受到叠溪守御千户所辖制,但实际上,守御千户所哪里有闲工夫来惹他这种地头蛇?所以他的日子向来很惬意,他管着九寨十八洞,哪路寨主洞主也都很孝顺。夏天送冰块,冬天送木炭,一样都不曾少过。
  他不像他的后人,心里还存着自立的心思,在他眼中,现在的生活,跟自立为王又有什么分别?所以他给自己改了名字,叫郁慕明,表明了自己心向大明,不会有其他心思。
  但是今天的叠溪王,却态度异常卑微的在自己的房间中,面对坐在榻上的一位老人微微弯腰。他脸上的表情更是中规中矩,即便到了紫禁城,也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尊敬的客人,如果您有需要,我叠溪长官司,可以派百人护送那位贵人。”
  坐在郁慕明榻上的那位老人,一张脸圆乎乎的,看起来却一点也不和蔼可亲。
  他挥了挥手,声音有些苍老:“我只要一个向导就可以了。”
  郁慕明不敢再说,答应了一声,低头退了出去。
  以郁慕明在叠溪的势力,便是他的顶头上司、茂州卫的孙千户到来,他恐怕也不会这样卑躬屈膝的。
  但这种不可能出现的情形,就是这样自然而然的发生了,郁慕明甚至对这个明显是随从的老人,带着讨好的意思。
  今天中午,二十来个黑衣护卫护送着一顶在羌人地区绝不会出现的雕花小轿闯进了叠溪长官司。
  郁慕明手下那帮骄兵悍将仗着自己有朝廷背书,又相当于是郁家的私兵,平日就骄横惯了,哪里容得这些陌生人在长官司撒野?这些人当即拔出刀子就要将这二十来人当场砍杀。
  幸亏郁慕明出来得及时,他的眼光,可不是手下这些目中无人的兵pi比得了的。
  郁慕明年轻的时候到过几次北京城,也结识过一些达官贵人,他出来见到这些人的时候,一眼就盯上了领头的老人腰间所佩戴的那块牌子。
  那是一枚象牙材质的锦衣卫腰牌!
  郁慕明眼尖,马上又注意到象牙腰牌上刻着的一行小字:缉事旗尉悬带此牌,不许借失,违者治罪。
  一般锦衣卫使用的是铜质腰牌,象牙材质的腰牌,只有高级别的锦衣卫才能使用,面前这位老人的身份,至少也是京城锦衣卫副指挥使以上的级别,这人莫不是陆炳?
  想到这里郁慕明摇了摇头,不可能。如今锦衣卫的指挥使陆炳,那是当今天子最为信重的亲信宠臣,这种大特务头子是不可能出京到他们这种地方的。
  可这人即便不是陆炳,从他出了京城还敢明目张胆的佩戴锦衣卫腰牌来看,恐怕级别也不比陆炳低多少。
  因为大明明文规定,锦衣卫腰牌“出皇城四门不用”。离开了京城,还敢戴着腰牌的,要不是活腻了,要不就是有恃无恐。
  郁慕明相信这位老人是后者。
  更何况,这位老人摆明了是那顶轿中人的随从。
  不过,那顶轿子委实有些奇怪。
  轿子并非官轿,而是民轿。而且是民间常见的黑色小轿,头齐、黑漆,皂布围幔,轿身轻巧,这种轿子一般都是一些官宦人家的子弟外出会客游玩时所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