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钱人阁 > 榆州三十日 > 第三章 欢欢

第三章 欢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叠溪城的东南角,一条山溪的边上,有一个小小的石头屋子。石屋面南背北,背靠一个小悬崖,左侧是溪水,在南面和西面则用木头围了两排篱笆。
  篱笆围成的小院子内,有一堆砍下来的树根,歪七扭八的堆在一起。院子的东侧有一个用木条打造的鸡圈,里面有几只鸡鸭。
  院子外,小溪边,一个少女提着一只木桶,从山溪中打了一桶溪水,费力的提到了岸边,向石头屋子走去。
  少女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瘦小,皮肤有些黑,或许是经常晒太阳的缘故。虽然肤色偏黑,眉眼却很是清秀,头发随意的用一只木簪子扎上,一双眼睛又黑又亮,比起郑宝的耷拉眼简直是天壤之别。
  少女双手吃力的提着水桶,来到了院子门口,刚要进去,就觉得手上一轻,郑宝已经将桶接了过来。
  少女随手取下郑宝的麻布包,掂量了一下,眼睛瞪圆了:“赢了?”
  “二十几两银子而已。”
  说完郑宝将水桶放到了院子中的石桌边,少女掩饰不住的惊喜,将麻布放到石桌上铺开,坐了下来,开始数银子。
  郑宝咳嗽了一下:“我要走了。”
  少女没有回答。
  郑宝知道,这丫头只要见到钱,别的什么都不会搭理。
  少女把银子清点完毕,呼出一口气:“一共二十六两七钱银子,这么多!”少女的眼睛睁得更大更明亮,“家里的锅该换了,再置办一些家具,对了,屋顶有些破了,明天我去找人修一修。修屋顶这事应该找老王,老李那个石匠有些不老实,要价太狠。”
  少女掰着手指,在计算家中有什么需要维修和购买的。
  郑宝咳嗽了一声:“欢欢,我要走了。”
  “去吧,早点回来。”
  少女欢欢仔细的将银子收成了一堆,从怀中掏出一张旧手绢,珍而重之的将这笔巨款包了起来,转身就要进屋。
  “我的意思是说,我要离开叠溪。”
  欢欢愣了愣:“去哪里?”
  “榆州。”
  “远吗?”
  “不近。”
  “几时能回来?”
  “或许不回来了。”
  欢欢张大眼睛:“不回来?这些小鸡小鸭怎么办?”
  “有你。”郑宝说道,他看着面前瘦弱的少女,忽然有些不舍的情绪冒出来。
  欢欢是他三年前刚到叠溪的时候,从人贩子手中救下来的。
  自从嘉靖帝登基之后,严令海禁,片板不得下海。这道政策一出,反而逼得沿海百姓没有了活路。原本嘉靖时期大明的沿海倭寇就极为猖獗,这样一来,逼得良民入海为寇。有明以来,沿海海寇之乱从未如现在这般让人触目惊心。这些海盗以传统倭寇为主干,大明百姓为附庸,他们占据沿海各偏僻岛屿,小规模的以上岸抢劫为生,大规模的有的袭击往来商船,有的干脆攻打沿海县城,搞得大明沿海现在乌烟瘴气。
  海盗一多,需求就多,比如东海之外二百里有一处岛屿叫作坛子岛,岛上盘踞着势力最大的一批海盗,这些海盗不仅需要大量的技术人才,同时也需要大量女子。
  内陆的一些不良人就有专门从事这些生意的,专从各地绑架女子卖到海外。
  欢欢的父母原本是京官,因得罪了当朝炙手可热的严相,被贬到茂州当一个地方小官。结果在三年前来到茂州上任的时候,被一伙不良人袭击,父母当场丧命,欢欢藏进了附近运大粪的牛车里才得以脱身。
  她那时才十五岁,在茂州地区人生地不熟,刚刚遭遇了家庭惨剧,慌不择路之下又落入了人贩子的手中。
  幸亏遇到了郑宝,郑宝既有武艺在身,人又机灵,发现不对劲,于是出手将欢欢救了出来。
  欢欢当时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用现在的话说可能是产生了应激障碍症状,对自己的来历出身都记不清楚了。郑宝只好将她带在身边,一起来到了叠溪长官司。
  当时郑宝凭着一份南京永宁书院崇院长的书信,在叠溪长官司当了一份差事,又花了一点银子,在偏僻的所在买了一处房子,一住就是三年。
  欢欢想了半天才明白过来:“你要把我留下,自己离开?”
  郑宝默然,点了点头,欢欢转过身快步就进了房门,回身将门掩上。
  一道微风吹过,吹得郑宝有了些凉意,但不知是风凉,还是心凉?郑宝耷拉着眼皮低着头坐在石桌边,好像雕塑一样。
  时间有得时候过得很快,有得时候又过得很慢,这取决于人的心情。
  郑宝就觉得很难捱,他刚到家的时候太阳就在山头,他跟欢欢聊过之后,又回忆了一下这三年来与欢欢之间的点点滴滴,全都回忆完了,一抬头,发现太阳居然还在天边,红彤彤的阳光染遍了崇山峻岭,以及天边的白云。
  门吱呀一声开了,欢欢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她平时穿得都是羌人妇女日常所穿的粗布褙子,这时候却换上了一身水田衣。水田衣是用各色零碎的锦料拼合制成的,衣服上的色彩互相交错好像水田,简单而又别致。
  这身衣服还是去年过年的时候,郑宝用两只鸡跟城里的赵裁缝换的,几乎就没见欢欢穿过,其实她是舍不得穿。
  但她今天居然穿了,郑宝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
  郑宝神色复杂的看着欢欢:“我这次去榆州会很危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