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钱人阁 > 榆州三十日 > 第四章 沐浴

第四章 沐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人来到了叠溪长官司,郁老五本来打算带着欢欢去见那位神秘的大人,让郑宝去见郁慕明。但郑宝总觉得有些不放心,一个满是男人的长官司,要一个女孩子做什么事呢?于是郑宝跟着欢欢,要先去看一看。
  郁慕明把京城来的老大人安置在了偏院,郑宝一进偏院,首先就见到了那顶不同寻常的轿子。郑宝只是扫了一眼,就觉得这顶轿子被木栅栏封住有些奇怪,但他并未多想。又看了一眼轿子周边的护卫,立刻一惊,这些护卫精气神十足,是难得一见的精兵强将!
  大明发展到嘉靖时期,卫所制度的缺陷已经完全显露出来。卫所官兵的世袭制,使得大多数官兵缺乏训练。如今的大明,除了辽东官军、以及少数民族的土狼兵,和极少部分的官军,比如戚继光、俞大猷这等名将训练出的精兵,剩下的卫所官军真是要多烂有多烂。
  像面前这些黑衣护卫,以郑宝的判断,其精锐程度应该不亚于戚继光带出来的兵。这就很奇怪了,叠溪这么一个小地方,怎么突然来了这样的人?
  郑宝看了郁老五一眼,郁老五低声说道:“这些人是京城来的,应该是护送一位大人物的。”
  郑宝越想越不对劲。护送大人物?这轿子里的人?不对啊,假如轿子里的人真是个大人物,为什么要被木栅栏封着?
  而且这些护卫的态度也很奇怪,一个个的对轿子都很戒备,他们距离这轿子都在一丈开外,好像里面关着的是什么怪物,离得近了就怕被伤到一样。
  一个头目模样的黑衣护卫见郑宝三人靠近,抬手示意他们止步,然后转身进了偏院正中那间屋子,想来那位大人应该就在其中。
  郑宝饶有兴味的打量着轿子和这些黑衣护卫,欢欢拽了拽郑宝的衣服。
  欢欢低声说道:“那轿子好香。”
  郑宝用力闻了闻,隐约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其实刚才他也闻到了,不过没想到是轿子里面飘出来的。
  “胭脂水粉的味道?”郑宝想了想,低声问道。
  欢欢轻轻摇了摇头,小巧的鼻子再次嗅了嗅,皱了皱眉:“不是胭脂水粉的味道,有点奇怪啊。”
  “怎么奇怪?”
  “刚才闻到的时候,觉得像是沉香,然而这种香气,却又和沉香不太一样。”
  “京城来的大人物,身上带着一些上好的香料什么的,也很正常。”郑宝没往心里去。
  欢欢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来。
  这时,黑衣护卫头目从屋里出来,他走到欢欢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眼。
  “女的留下,你们两个马上离开。”
  郁老五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在这人面前早就矮了三分,这时唯唯答应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郑宝却站着不动:“你们找她来,有什么事?”
  那黑衣护卫冷漠的看了郑宝一眼:“帮忙。”
  “有什么忙,是需要一个女孩子帮的?叠溪长官司有的是人,怎么非要找我妹妹?”郑宝说道。
  “聒噪!”
  黑衣护卫明显有些不耐烦,正要呵斥郑宝,这时屋内忽然传来一声咳嗽。那黑衣护卫顿了顿,面上的怒色消失不见,压低声音说道:“我们护送的贵人需要沐浴,要请一位女子帮忙更衣。”
  郑宝这才释然,他看了看欢欢,欢欢点点头答应了。
  这些伺候人的事对她来说无所谓,这三年来,一直是她在照顾郑宝的起居,她也并不觉得这是个贱役。
  然后欢欢说出了一句郑宝觉得很正常,黑衣护卫听了一下子都没缓过劲来的话。
  “我要五两银子。”
  “五两银子?”黑衣护卫忍住气问道。
  欢欢认真的点头说道:“有一次二婶病了,我去照顾她半天的时间,她后来给了我五个鸡蛋。”
  “五个鸡蛋!?你照顾人家半天,人家就给你五个鸡蛋,你帮贵人沐浴,你就要我们五两银子?”黑衣护卫忍不住要发怒。
  欢欢还没说话,郑宝接道:“二婶跟我们家欢欢是熟人,熟人有情分在,所以五个鸡蛋就可以了。跟你们又不熟,做得又是下人才做的事情,要你们五两银子还多?关键是你们一看就不差钱,看人下菜碟,我家欢欢懂这个道理。”
  黑衣护卫回头看了看轿子,忍住了气,冷笑了几声,从衣服中掏出了一锭足重的十两官银,抛给了欢欢:“多的算赏你的,跟我来,先见一下大人。”
  欢欢接了银子,飞快的塞到了怀中:“郑宝,你在外面等我,最多半个时辰就出来了。”
  “好。”
  郑宝和郁老五一前一后就出了偏院,临走前,郑宝又看了那顶轿子一眼,猛然听到轿子中传来一声痛苦的呻吟声。郑宝心中不禁一颤,停住脚步,想要仔细听听,那声音却再也没有出现。
  郁老五拉了郑宝一下:“愣什么呢?走啊。”
  两人出了偏院,前往一墙之隔的长官司营房。
  欢欢随着黑衣护卫进了屋子,就见一位老人坐在屋中的桌旁以手支额,不知道在想什么,黑衣护卫低声说道:“大人,人来了。”
  老人微微睁开眼睛,欢欢不卑不亢的对着老人行了个礼,老人不禁一怔:“你是哪里人?”
  “我是叠溪的啊。”欢欢有些不明所以的看了老人一眼,心说这人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却不知道,她刚才对着老人行的礼叫作万福礼。
  万福礼发轫于唐朝,到了宋朝才成为真正的礼节。其状是左手微握,放到腹部前方,拳头需要正对前方,不能偏。左脚向右脚后面退,脚尖着地,同时两腿屈膝,这时人的整个身体是向左后方倾斜的,从正面看好像是手在腹部的右前方。
  标准的万福礼需要头部稍低,低眉顺眼,不能昂首挺胸,才不会显得傲慢。这个礼节到了大明,一般小姐手中都会有一个手绢,道万福时手绢会塞到腰间,离开的时候,再次道万福时会把手绢抽出来。
  刚才欢欢手中虽然没有手绢,但是行礼的时候有一个明显的将手绢塞到腰间的动作。老人是京城大员,见惯了迎来送往,像欢欢这么标准的万福礼,只能是从小在大富大贵的人家长大,才能表现的这么完美,就像根植在骨子中一样。
  而叠溪是羌人聚集地,羌人的礼节与大明汉人百姓又有所不同。在这个地方,居然能见到这么标准的万福礼,所以,老人才有前面那一问。
  听了欢欢的话,老人也不再多想。
  “现在是什么时辰?”老人问道。
  “酉时一刻。”
  “还有一个时辰,天就要黑了啊。”老人低声说道。
  黑衣护卫双手微微颤抖了一下,垂头不敢说话。
  “小姑娘,一个时辰内,必须帮助贵人沐浴更衣完毕。”
  “一个时辰?太长了,我一般洗澡只要一刻钟。”欢欢有些没心没肺的说道。
  老人却没有笑:“记住,给贵人沐浴的时候,看到任何事情,都不要说出去。切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