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钱人阁 > 榆州三十日 > 第十九章 血洗

第十九章 血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毒蘑菇的毒性千变万化,这些锦衣卫吃下的蘑菇类似于红孔牛肝菌,这种菌类的希腊语释义为“魔王”。当然,岑百里他们不知道什么魔王不魔王的,但是这中毒后的反应看起来倒像是着了魔。
  人吃了这种毒蘑菇之后,大多会感觉自己变成了巨人,眼前会见到许多小人。这些小人或者与其捣乱,或者与其玩耍,郑宝见到的小人就是在和他打牙牌。
  还有其他一些症状,比如头大如斗,如同顶着一个水缸;又比如身处巨型空间之中,天地虽大,却只剩他一人。等等稀奇古怪的幻觉不一而足。
  岑百里人老了,胃口就弱,吃的蘑菇不算多,所以中毒症状就轻一些。目前只觉得头大,走路不稳,脑仁一阵阵的胀痛。
  其他的锦衣卫们饿了大半天,见到鲜美的吃食哪有不狼吞虎咽的?一个个的一会儿就吃了很多毒蘑菇,加上每人又喝了一碗酒,更刺激他们产生了严重的幻觉。
  所有人里面,只有欢欢不爱吃蘑菇,所以一口没碰,也只有她现在还能保持着清醒。
  见岑百里舀了水缸里的水浇在自己头上,欢欢有样学样,从近处一个死去的护卫腰间摘下了水囊,将水囊里的水不停往郑宝头上浇。
  郑宝被冷水一激,又吐了几口,这才从打牙牌的幻象中走出来,但眼神仍然迷离。欢欢急忙从地上拾起了一把刀子,割断了郑宝手腕上的绳索,然后继续给郑宝猛灌凉水。
  看似岑百里刚才轻描淡写的杀了个人,但李宗盛看得出来,岑百里衣袖微微颤动,整个身体全都靠在了水缸边,才不至于跌倒,这人已经是强弩之末。
  见岑百里还能动手,那傻子村民和村妇停止了虐杀毫无反抗之力的锦衣卫,同时冲向了岑百里。
  傻子村民提着斧头,一斧劈向了岑百里的脖颈,岑百里故技重施,手指一弹,金线从袖口如灵蛇一般飞出,向着那杀手的脖子缠去。
  也不知道岑百里怎么练就的这么一手针线活功夫,这条金线随着他的手游走,就像活过来一般,倏来倏去,令人防不胜防。
  金线后发先至,眼看就要在斧头劈下来之前缠到那杀手的脖子上,这时村妇赶到,手中两把菜刀挥舞,在金线几乎接触到了同伴脖颈肌肤的一刹那拦了下来。
  岑百里手中金线立刻缩了回去,但那傻子村民的一斧头却再也避不开了。千钧一发之际,岑百里只来得及侧了下身,躲开了头部要害,那斧头结结实实的砍在了岑百里的肩膀上,差点将他的一只右臂整个卸了下来。
  岑百里惨呼一声,左手一伸,袖中金线缠在了那杀手的手腕上。紧接着一声惨叫,那人连着斧子带一只手掌,全被金线切了下来。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全都受到重创,傻子村民断了一只手,连连惨呼后退。但那手持菜刀的村妇趁着岑百里受了重伤,却一头撞了上去,手中菜刀胡乱冲着岑百里的脸上身上就是一通乱砍。
  眨眼之间,岑百里几乎被这一顿菜刀砍得面目全非,他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脸上身上满是鲜血。
  村妇虽然是个女人,却是心狠手辣,她大喝一声,双手菜刀举起,狠狠的砍向了岑百里的脖子,这两刀若是斩上了,岑百里非死不可。
  院子中,岑百里的手下还有四五个勉强能够战斗,但也都被其他杀手缠住了。他们中毒还不算太深,是以还能够反抗,但几乎全是自身难保,根本无法再去救岑百里。
  眼看岑百里就要身首异处的时候,那村妇忽然感到脑后一道劲风袭来,这时也来不及杀掉岑百里,急忙回头用菜刀一格,当的一声,一柄绣春刀被她一菜刀劈的飞了出去。
  岑百里见机会来了,用还能动的左手向前一伸,金线一闪,一道血线出现在那女人的脖子中央,村妇的身体骤然僵直。过了一会,脑袋和身子分了开来,脑袋滚落在地,那具无头尸身立在当场,两手还紧紧握着两柄菜刀。
  原来是郑宝在紧要关头救了岑百里一命,郑宝被欢欢连着灌了一肚皮的凉水,如今已经清醒了不少。
  岑百里虽然侥幸未死,但也离死不远了,他脸上至少被菜刀砍了七八下,上面的刀痕伤可见骨,右臂几乎被斧头砍断,只剩下一点筋肉连着。鲜血染遍了全身,几乎成了一个血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